旺旺旺旺旺仔

想做成挂件玩(∗❛ั∀❛ั∗)✧*。

搬运 已授权

#信白#
#全程高毁,慎入#
#我的就是我的,你的也是我的,记住了,狐狸。#
听闻青丘狐族与白龙族存于远古,世代生息繁衍在四面环山的一处空地。两族之间,仅隔一条小溪。大人们不允许孩子们淌过小溪去到别族,只怕发生危险。其实就算过去了大人们也只是训斥几句便不了了之。

这日韩信百无聊赖,瞎转悠就来到了溪边。不巧,溪涧中竟有一只青丘狐在不断挣扎,看情形大概是失足落水。韩信起身,三两下便把狐狸救起。
狐狸缓过神来:“在下名为李白,敢问阁下大名?”
韩信笑道:“我啊,叫我白龙就好。狐狸。”
李白不悦,偏过脸:“别叫我狐狸!”
“嗯?”韩信甩给李白一个痞痞的笑容,“是谁被我救了不道谢,还反过来嫌弃我对他的昵称的呢?”
“…”狐狸感到窘迫。确实,白龙是他的救命恩人,可他也不爽‘狐狸’这个称呼。“罢了罢了。”狐狸也无话可说,退一步海阔天空嘛,不跟他计较。
于是在这段交情之后这俩人一来二去倒也熟络了起来。

–“白龙白龙,你可曾去过山外”
–“听闻山外有一座城,繁华的街市不胜枚举”
–“那你可愿与我一同前往?”
–“正有此意”
韩信虽为龙,却意外的宠李白。韩信自己也不明白这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。

一晃过了十年,韩信早已是少有名气的韩大将军了。带着几队军马征战四方,还真没打过败仗。李白沾上了酒,醉后使出的剑术无人能敌, 人称“青莲剑仙”。两人都褪去了年少时的青涩。狐狸天生长了一副撩人的脸,所以走到哪他身边都围着一大群女孩子,要命的是他还会讲满口情话,女孩子们对他简直是爱不释手。
“哪个是你心仪的?”韩信拿手指指那群女孩,不怀好意地问 。【才不告诉你他吃醋了呢 小攻吃醋了小受有的好受的(滑稽)】
“都很可爱啊,”李白似乎没有发现韩信醋味,“都好。”
“哦?”韩信本来就醋,李白还雪上加霜说了这些话,他更不爽了。
韩信把脸凑近李白,距离细微到两个人能把彼此的呼吸听得一清二楚。
“白…”李白有些不知所措,不明白韩信的这些举动意味着什么。
“有了那么多女孩子就忘了我吗”韩信换了个姿势,把狐狸压在身下。
重言在太白面前,还真是要多流氓多流氓。【笑】
李白的脸涨得通红,韩信见身下人如此难堪,笑出了声:“逗你玩呢”说着便拍了拍身子站了起来。
“…嘁”

某日李白约韩信出来饮酒。
酒过三巡。
“太白,”“翌日便是你我两族交战之日,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……”
“攻打过来的军队,是何人带领?”
“韩信。”韩信垂下眼,刻意不与李白的双眼对上。
李白一惊,喃喃自语:“没想到是他……就是那个很厉害的韩大将军吧……”随后继续跟韩信讲:“谢谢你,白龙。”
“这或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,你可别让我担心。”韩信笑笑。
“嗯,你也一样。”李白也回应地笑。
随后两人便继续饮酒直到后半夜。

次日晨,韩信率领军队攻入青丘。战火纷飞,兵荒马乱。双方势均力敌,也都两败俱伤。杀戮的血染红了两族之间间隔的溪,两族久往以来的情义在此刻已是灰飞烟灭。

“狐狸。”韩信悄无声息地出现,把枪抵在了李白的脖子上。
枪上沾满了血。
青丘狐的血。
“…对不起”他低语。韩信看不出来李白究竟是什么表情,对于他这样子的举动又是什么想法。
“告诉我,你究竟是何许人也”
“韩信,韩重言”

他可比想象中的平静。

“白龙……呃啊!”李白从睡梦中惊醒,感到腹部钻心的疼。
“你醒了啊”迎面上来的并不是韩信,而是让人有些惧怕的‘善恶怪医’扁鹊。
“扁鹊……?我为什么会在这里?还有腹部的伤又是怎么回事?还有……韩信呢?”
“喏,这是他让我交给你的。另外你腹部的伤,是他刺的。”扁鹊丢给李白一封信。
“他现在人呢,还有他为什么要刺我?”
“这我就不知道了,总之你好好看看就是了”扁鹊懒得和他解释,没等李白回答就走出了房间。

李白翻开信笺,短短六个字深深映入了他的眼帘:

「狐狸,我心悦你。」

END.

【可能有很多人看不懂我的思路,李白韩信两族为什么会打架,双方在一件很大的事情上发生了很大的争执,然后就开始吵起来一发不可收拾了。韩信也只是奉命行事(依然看不懂)】

好啦 很高兴能够有人看到这里。我晓得我写的很烂 不过还是很感谢能够看到这里的各位。我知道bug很多语言很稚气 不过请不要在意。全文我就为了「我心悦你」这四个字写了一大啪啦,主要是前面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个啥子hhh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匿名
2017.